華商報延安訊(記者 賀秋平)10月10日晚,黃延高速擴能工程甘泉境內第14標段發生山體滑坡,造成19名工人遇難。目前,遇難者家屬從各地趕到甘泉縣。“事發當晚9點多給爸爸打電話,一直沒接通,還以為是山裡信號不好,聽到消息後就蒙了,到現在也不敢相信爸爸不在了……”其中一位遇難者家屬說。
  “接到電話一下子就蒙了”
   昨日下午3時許,華商報記者在甘泉縣一賓館內見到了從北京、深圳、武漢等地趕過來的遇難者家屬。在賓館6樓,十幾名家屬擠滿了一個房間,其中有神情悲傷的老人,也有還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幼童。
   “我在北京上班,父母是兩個月前來工地打工的,母親在工地負責做飯。接到家人的電話說父母在工地出了事情,整個人當時一下子就蒙了,直到現在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”在北京上班的小舒在得知此事後,於12日凌晨3時許趕到甘泉。
   “事發當晚9點15分左右,我給爸爸打了5個電話,都沒能接通,還以為是在山裡信號不好,想著第二天再打,沒想到卻……”小舒兄妹5個,來自湖北黃石的父母在此次山體滑坡中不幸雙雙遇難。“沒想到突然間,我們5個孩子全成孤兒了。”小舒的弟弟悲傷地說。
  “父親出事前還讓我照顧好身體”
   在深圳上班的舒傑也是湖北黃石人,其父親是在今年中秋節前和當地老鄉來到該工地打工。“哥哥第一次給我打電話時說父親出了點事,怕我擔心,一直沒有說具體發生了什麼事,後來又問叔叔,也不告訴我,但我預感到父親在工地出事了,想都沒想辭了工作就趕緊往這邊趕。”
   提及父親,舒傑一直低著頭強忍著眼淚。“家裡哥哥和妹妹都結婚了,父親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我,一直催著我趕緊結婚。出來打工很長時間,都沒怎麼給過家裡錢,心裡一直覺得很愧疚。出事前半個月,我還和父親通過電話,他再三叮囑我在外要照顧好身體。”
   華商報記者瞭解到,遇難的7名廣西籍工人都是來自同一個村子,相互之間也都是親戚朋友;另外湖北籍6名工友也是來自同一個鄉鎮。滑坡中幸存的廣西籍工友閆師傅回憶說:“村裡一共出來了9個人,現在就剩下我們2個人了,真不敢相信……”
  各項善後工作正在有序進行
   多名家屬向華商報記者反映,到達甘泉縣後,除了當地解決食宿問題外,一直未見項目部或者中鐵三局任何人,大家很多的信息都來自於同鄉的工友。
   昨晚,華商報記者從甘泉縣委宣傳部瞭解到,目前由省國土、交通、安監、公安等部門成立的調查組就事故原因正在調查中,各項善後工作也在有序進行。  (原標題:“我們5個孩子全成孤兒了”)
創作者介紹

陳文媛

rz69rzbgc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